1. <tbody id="hyn9o"></tbody>

    1. 莆田攝影技術交流社

      生死狙擊之死神游戲141、142章

      樓主:生死狙擊 時間:2021-07-10 16:32:32

      點擊上方“生死狙擊” 可以訂閱哦!


      前情回顧

      生死狙擊之死神游戲136~138章

      生死狙擊之死神游戲139、140章


      生死狙擊之死神游戲
      第141章 洗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咬狗

      深夜。

      泰東市,泰興集團總部大廈頂層的會議室中,煙氣彌漫,好似著了火。

      一名三十歲出頭,帶著金邊眼鏡的西裝青年嘭的推開門,劇烈的咳嗽兩聲,回頭沖里面沒好氣的喝道:“老板的意思我已經傳達到了,具體怎么做,你們自己掂量著辦。不管結果是什么,總之一句話,絕對不能有任何的事情牽扯到老板頭上,就這樣?!?/section>

      丟下命令式的一句話,他一秒鐘也不想多呆,捂著鼻子急匆匆離開。

      會議室的厚重實木大門緩緩合攏,立即把內外完全隔絕。

      屋內,八米長桌子的上首位置,徐文正面無表情,兩手交叉撐住下巴,目光冷漠的從左掃到右。

      “大家都聽清楚了,大老爺們的態度就是這樣,沒得選?!?/section>

      一陣令人窒息的寂靜之后,左邊一名四十多歲的禿頂男子憤憤的罵道:“他娘的!老子打生打死半輩子,好不容易搶下來的地盤,賺點血汗錢那么不容易,他們什么都不用干,輕飄飄一句話,就要拿走三四成好處?,F在有了麻煩,一個個躲得比誰都快,什么東西!”

      “人家是官,在他們眼里,咱們這些撈偏門的,就是夜壺,需要的時候拿來用用,不需要了,一腳踢開換新的。這就是咱們的命,認了吧?!?/section>

      對面的人幽幽嘆氣,一臉嚴重缺乏睡眠的疲憊樣兒,眼袋發黑腫脹,眼珠子昏黃,狠狠吸了一口雪茄,愁苦的搖搖頭。

      “夜壺論”貌似很有殺傷力,引得在場眾人齊聲嘆氣,年輕一些則低聲罵娘,卻都是無可奈何的語氣。

      “人家擺明了要撇清關系,發牢騷也不解決問題,現在烏云蓋頂,對頭來勢洶洶,咱們到底是戰是和,得拿出個章程了。不然的話,再這么打下去,老兄弟們都得破產?!?/section>

      更下首一點的五十來歲老者慢吞吞的碾碎煙蒂,目光盯著滿滿的煙灰缸,不咸不淡的說著。

      有幾個人大概是都跟他一樣的意思,都用閃爍的眼神瞟上首。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他們可都不是夫妻呢,混江湖的,最要緊是在需要賣隊友的時候,果斷利索不拖泥帶水。

      很顯然,現在時機已經來了。

      “要對付我們的,不是一伙人?!?/section>

      徐文正保持原來的姿勢,忽然聲音低沉的說了一句。

      大部分人腦子里都想別的呢,冷不丁的沒怎么挺清楚。

      “什么一伙人兩伙人,什么意思?”

      徐文正緩緩挺直上身,目光由淡漠急速的凌厲起來,陡的提高了調門道:“我說,對我們下手的,是兩伙人。特別是剛剛挑了黃金時代,又在皇朝一品給我們下蛆的,是另外一股力量?!?/section>

      眾人這次全都聽明白了,先是齊齊表情愕然,隨后一片嘩然。

      “草!一伙人都扛不住,特么還來一撥兒,這是要把咱們往死里逼??!”

      “算了算了,這種日子老子說什么也不想過了,那些燙手的買賣誰愛要誰要?!?/section>

      “莫不是這世道都要大變,隨便什么人都敢朝著咱們下手……”

      七嘴八舌,大呼小叫,膽小的幾乎要馬上離開,但又擔心轉眼被人黑了。

      嘴里說著徹底洗手不干的,卻沒那么容易就放棄肥厚的回報。

      一時間,議論紛紛,莫衷一是。

      那位老者卻瞇了瞇眼睛,略微意外的重新打量一下徐文正,問道:“徐總能不能把知道的情況說詳細一些,也好讓大伙兒都有點兒準備?!?/section>

      徐文正不理會大多數人的動搖,只把意思清晰的傳達給支持他的少部分人。

      “今晚動手的人,做事風格和之前的對頭前后不一。此外,馬橋咽氣之前,親口說過是兩撥人。從現場的兄弟聽到的零碎信息判斷,極可能是第二伙人對我們產業的破壞,引起對頭的注意,才出手阻止,只是沒有成功?!?/section>

      “哦?照你的意思,他們可能打起來?”

      眾人的精神為之一振,不管是要走的還是要散伙的,立馬改變態度,一個個兩眼放光的緊盯上首。

      徐文正懶得給他們打包票,很干脆的閉嘴不言,抱著兩條胳膊靠在椅子背上,冷漠的盯著眼前三尺桌面。

      幾個人臉上現出訕訕的表情,多數則面不改色。

      黑心厚臉皮不擇手段,本就是老江湖活下來的基本功,比起能讓他們絕處逢生的好消息、好機會,低頭服軟說好話,根本不算回事。

      老者資格夠,臉皮也厚,渾若無事的點點頭:“這是最近日子里聽到的第一個好消息。好哇,既然有兩伙人看上咱們,索性挑撥他們來個狗咬狗,最好弄個兩敗俱傷?!?/section>

      “要讓他們互相咬起來,骨頭總得丟出去幾根吧?”

      一位始終跟徐文正站在同一陣營的頭目,語帶譏諷的哼哼道。

      老者慨然一敲桌子:“這是不消說的,只要能保證他們打起來,就算我的場子被他們掃了,也絕無二話?!?/section>

      “對對,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這點兒大局觀咱們還是有的?!?/section>

      “算我一個,他奶奶的,老子豁出去了?!?/section>

      各種慷慨激昂,一個比一個大方。

      不過看他們的表情,分明是被人下刀子割肉一樣的疼。

      徐文正仿佛完全沒聽見他們的豪言壯語,任憑那一張張大嘴說得多么慷慨激昂,臉色紋絲不動。

      聲音很快稀稀拉拉下來,終究不是每個人的臉皮都厚成刀槍不透。

      同樣的,他也以沉默表達清楚自己的意見。

      老者似乎放松了許多,再次點燃一根煙,深深的吸了下,讓煙氣在口腔中一轉就吐出來。

      “對了,徐總既然有這樣的好消息,剛才王秘書在的時候,怎么不早點說出來呢?”

      他看似無意的一提,卻把一頂“另有圖謀”的帽子輕飄飄的推出去。

      按照剛才大家伙兒的意思,徐文正這么做,極可能是要借機坐看那幫干拿錢不辦事的大老爺們撤股,跟他們徹底撇清了關系。

      等兩幫對頭們打個半死,再出來收拾殘局,重新整頓江山。

      到那時,已經抽手的大老爺們想回來,就沒那么容易了。

      這也算是擺脫羈絆洗手上岸的好辦法,換做是他們,也絕對會抓住。

      但這種事兒,只能做,絕對說不得。

      要不然,就成了故意蒙騙官家大老爺們,那罪名可大了去了,后果相當嚴重,不排除被拉去打靶!

      更要命的還有,兩股強大的勢力馬上要在泰東市開打,徐文正知道了,卻不提前通知官老爺們做好準備,等事情鬧大了,蓋子捂不住,上頭責問下來,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官帽子保不住。

      這里外里的,干系不小。

      在場的沒有一個傻子,當即聽出他話里的陰險之處,頓時感覺“姜還是老的辣”。

      暗地里,不少人也在幸災樂禍:“自以為是的老不死,真當徐老大年紀輕輕上位,是老一輩的提拔和硬捧?那可是有真材實料啊,選這么個機會來挑戰,痰迷心竅了吧?”

      徐文正并不回答他那陷阱滿滿的問題,淡然道:“之前我讓大家把買賣都停了,結果沒有幾個肯聽的?,F在我話說了,還有誰不以為然的,以后都不要再為此抱怨?!?/section>

      “嗯,這話是什么意思?”

      舊事重提,還再三強調,不少頭目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那老者的動作卻陡的一僵,老眼睜大一圈,不敢置信的望向徐文正,神情滿是駭然。

      “你、你要重新洗牌?!”

      重新洗牌!

      打牌的時候,就是個最普通不過的過程,通常一晚上要進行幾十次、上百次。

      但在勢力傾軋中,則意味著一場場的戰斗,那是要流血,要破財,要死人的!

      大家終于明白過來,徐文正為什么不提醒王秘書,讓他告知大老板們?

      他不但要借機會洗了泰東市地下勢力的牌,重新整合已經散掉的人心和力量,還要順帶著推動官場的勢力重整,甚至可能借機把原本凌駕于頭上干拿錢不辦事的那幫老爺們,也一勺燴了。

      這簡直是太瘋狂了!

      覆巢之下無完卵,他們這些由現在的官方勢力遮護的黑勢力,一旦失去保護傘,新上來的老爺們肯定要收拾整頓,換成他們信得過的、可控的力量。

      他們這些老底子,肯定要被當成舊夜壺踢飛的。

      徐文正這么做,豈不是自尋死路?

      還是說,他其實早已暗中聯絡了其他人,就等這樣一個機會,順利的過檔?!

      鑒于徐文正一貫的走一步、看三步的作風,在場大多數人根本分不清他的真假虛實。

      可毫無疑問的,他們這些人不知道有多少已經被預定要犧牲掉。

      機會,就在之前徐文正提醒當中,沒當回事的,可能已經白白錯過了。

      “我的場子,今晚上還安排了一些新貨進去,不行,我得先去看看!”

      一名頭目慌忙站起來,緊走幾步沖出會議室。

      “我倒是讓工廠停了來著,技術經理說可能會損失不少的原料,就讓他繼續了……這特么要壞菜啊,不行不行,我得盯著!”

      另一個生產邊緣準毒品原料的老大也著了慌,趕緊的離開。

      兩人的動作,如同引發了多米諾骨牌崩塌,在場一二十號頭目爭先恐后的起身跑走。

      轉眼之間,現場只剩下寥寥數人。

      那老者最后一個離開,走到會議室門口時,他又遲疑的回頭去看徐文正。

      卻見渾濁的煙霧遮掩下,那張冷漠的臉龐格外模糊。

      他猶豫了幾秒鐘,終于一跺腳,匆匆離去。

      大門嘭嗵碰撞合攏,徐文正的身體應聲伸展開來。

      張助理猶疑的問:“徐總,您既然決定洗牌,何必提醒他們?”

      徐文正傲然道:“你真以為他們逃得掉么?安心等著看戲吧?!?/section>


      第142章 突襲(一)

      對于泰東市的許多人來說,今晚注定是不眠之夜。

      占據半數的地下世界,因為皇朝一品的慘案而震驚,又被徐文正刻意營造的緊張氣氛,徹底攪亂。

      馬橋沒能挺過去,他在120急救車趕到的時候忽然毒發。

      李貓秘制的毒藥里不知道有什么成分,馬橋滿臉獲救希望的看著醫生在身邊蹲下時,心臟和血管齊齊收縮,造成的可怕壓力陡然把傷口沖開,一股血泉噴的醫生渾身濕透。

      馬橋兩眼大張,不甘的死掉。

      前往救援的青年板寸青年也沒好多少。

      李貓在匕首上抹了防止凝血的藥物,戳開的傷口遲遲無法止血,等醫生展開搶救的時候,人都快休克了,被緊急送往醫院。

      其他的十幾名打手自不必說,凡是中了李貓招數的,無不被陰損的藥物傷害弄得死去活來。

      最慘的是那位被閹了的中年人。

      他在本地的地位不低,權勢不小,平時官聲也相當正派。

      但偷偷到皇朝一品嫖宿幼女的行為曝光,又被廢了子孫根,當即被對手抓住機會大做文章,身敗名裂是必然的,還連累了許多位同派系的官員。

      其他道上做偏門生意的,不管是不是泰興集團一家子,全都人人自危,生怕被那些做事不講規矩的殺星找上門。

      暗潮洶涌,波瀾急劇擴散,成百上千的人被動員起來,明里暗里的加緊查訪肇事者。

      便在這樣一股風聲鶴唳的緊張氣氛中,李貓和王彬卻在半道上丟棄寶馬車,施施然溜達到安全屋中,踏踏實實的睡了幾個小時。

      凌晨五點多鐘,他們改頭換面出來,李貓變身為中學生,穿著一身寬大的運動服,清湯掛面似的發型,涂黑的皮膚上頂著青春痘,脊梁好似被沉重的書包給壓完了,騎著自行車匆忙趕路。

      不過前進的方向,卻是泰興大廈。

      王彬則騎了自行車趕往火車站,與變裝錢來的吳偉斌會和,用假身份證租了輛舊捷達車,開著往城郊東部的物流中心去。

      他們三人使用的全都假身份證,不過不是那種幾十塊錢做得,而是李貓不知道通過什么渠道弄到的真貨。

      只不過這些都沒有掛失銷掉,照片模樣跟他們化妝成的樣子非常相像,故而既能夠用來買火車票,也可以騙過旅店和租車行。

      至于李貓怎么能提前準備下那么多,還能聯絡到個人所在城市的假證販子,兩人私下里猜測,這小姑娘大概很早就在準備類似的行動了。

      而在距離泰東市不遠的中祥縣,凌晨四點鐘時,陳鋒和大眼悄悄離開家,上了接應他們的汽車。

      射擊場老板劉軍,被阿唐委托充當他們的司機,開了一輛改裝過的二手豐田酷路澤。

      陳鋒上車后一看是他,不由吃了一驚,忙問:“軍哥,怎么是你?”

      劉軍呲牙嘿嘿笑道:“怎么就不能是我?兄弟,咱們要做的事情太敏感,讓任何外人知道了都不保險,只能是自己來最放心。另外,我對姓徐的也不爽很久了,這次能幫上阿唐的忙,當然得出一份力?!?/section>

      “那就拜托軍哥了?!?/section>

      陳鋒聽出來,人家還是沖著給阿唐解決麻煩去的,擺明不想讓自己承情,當下也不矯情。

      劉軍一邊開車,嘴里說著:“兄弟盡管放心,沒有人能拍到咱們的臉,這車的牌子和外皮都是一次性的,用過就換,誰也找不出破綻?!?/section>

      做違法的勾當,安全保密是第一位的,他刻意強調,就是為了讓陳鋒放心。

      接上大眼之后,他們開足馬力沿著國道一直跑到泰東市,避開明暗監控點,在距離泰興大廈不遠的地方停下。

      等陳鋒兩人把后面的兩大包裝備都拿下去,劉軍叮囑一句:“行動成與不成都不打緊,最重要的是人得安全,撤退路線和交通工具都準備好了,萬事小心為上?!?/section>

      陳鋒沉穩的點點頭,目送車子一溜煙離開。

      大眼憋了一路,現在終于可以開口,興奮的壓低嗓門道:“鋒哥,這回我們可以放手大干一場了吧?”

      “當然,得讓那幫自以為是的家伙知道,有些人,不是他們能惹的?!?/section>

      陳鋒很裝逼的淡淡一句,隨即利索的換裝整備。

      幾分鐘后,兩人在黑暗當中換了全身戰術裝備,各自背起一個大包,分兩路走向泰興大廈的兩側。

      在較為隱蔽的位置上,各自從大包中拿出兩臺大功率全頻段屏蔽器,把屏蔽信號放大天線交叉對準大樓,確保150米覆蓋半徑無死角。

      在這過程中,李貓通過手表發來信息:“狙擊就位?!?/section>

      陳鋒心中大定,立刻回信兩人:“行動!”

      背著大包竄出藏身位置,沿途以格洛克17和劉軍提供的9mm彈匣,噗噗打碎沿途的監控頭,一陣風似的沖到崗哨近前。

      徐文正掌控之下的泰興集團作風很另類,他們討論合法生意時,都選擇在提供各種違法服務的金碧輝煌,或者皇朝一品之類的場所。

      而平時遙控整個集團的非法生意,召集各個頭目開會、商討重大決策,卻都在明晃晃的泰興大廈當中。

      這座大廈一多半房間樓層是對外出租,下邊的保安和物業也都是外聘的,看起來非常正規。

      當然,這也方便了許多跟他們有關聯的官僚和機關人員,可以光明正大的進出,而不會被人懷疑。

      陳鋒突進的動作非常小心,可依然驚動了崗哨。

      兩名保安一看到他的迷彩裝扮,頓時想起剛剛隊長的叮囑,伸手就要按下警報。

      不過隨即,他們看到一支隔著玻璃瞄準的手槍。

      年長的那位毫不遲疑,立即停下動作,慢慢的舉起雙手,同時踩了一腳年輕的同事。

      被他這么一耽擱,還有點正氣和膽量的年輕保安失去了機會,隨后兩人乖乖的被跟上來的大眼打開門進去,麻利的用扎帶捆住手腳,并割斷有線電話和報警開關,拿走了對講機。

      輕聲問出今晚的指揮頻段,以及監控室的位置與人員情況,大眼拿膠帶封住他們的嘴。

      陳鋒隨即把戰術電臺頻率調通,堅挺保安力量的對話。

      兩人一路沿著地下停車場通道進了負一層,潛行到工作人員入口,用保安的卡劃開門禁,突入內部。

      這時候,監控室里發現了幾處監控畫面黑掉,一時還沒有想到特別嚴重的事情上?!獓鴥瘸衅饺站?,幾乎沒有類似的特種突擊作戰發生在現實中,電影里演的再玄乎,看過也就忘了。

      陳鋒沖在前方,兩人腳步很輕的一直沖到監控中心,同樣用卡開門突然闖進去。

      值班隊長剛剛呼叫完門崗,沒有聽到回應,正準備出去看一眼,冷不防被陳鋒迎面襲來,一拳打得彎腰跪地,驚呼憋死在喉嚨中。

      大眼熟練的打昏另一名人,把他們全部捆好。

      隊長稍微緩過勁兒來,陳鋒用槍頂著他太陽穴,聲音嘶啞的喝道:“立刻把泰興集團的人員所和數量都指出來,不要動任何的心思,你知道后果?!?/section>

      隊長是退伍軍官出身,鼻子一嗅就知道這槍剛剛開過,絕對是真貨。

      他馬上明白,這兩人是一路打碎監控進來的,敢動槍,自然不怕殺人。

      他小心點頭:“不要開槍,我配合?!?/section>

      泰興集團都是些什么人,隊長一清二楚,既然這兩人是沖著他們來,他當然不會管閑事。

      設立在下邊各樓層的暗哨全部被他點出來,不過頂樓沒有監控,情況無從得知,隊長只能把自己觀察到的人員進出結果告訴他。

      反復看過監控,確定沒有遺漏,陳鋒在他耳邊低聲道:“多謝配合,為了你的安全,我得打暈你,沒問題吧?”

      隊長明白這的確是為他好,否則出了事,一定會受到質詢,一旦被確定是他提供情報給襲擊者,那后果嚴重大發了。

      泰興集團是黑社會,他們絕不介意多沾幾條人命。

      “兄弟,下手準點兒,別留下后遺癥什么的?!?/section>

      隊長很有膽色的提醒,陳鋒莞兒一笑,一記手刀斬在他后腦。

      用的是巧勁兒,震動造成暫時失去意識,但不會損傷顱骨和大腦。

      兩人切斷明里暗里的有線線路,確保沒有任何電話可以打出去。

      關掉監控,刪除剛才一段畫面的記錄,隨后兩人拿到鑰匙鎖死所有電梯,各自沿著一條消防通道,據槍往上搜索。

      城東物流中心,王彬和吳偉斌把車開到大門口附近,熄火關燈,用單筒夜視望遠鏡監控著,直到一輛加長貨柜車緩緩開出來,拐向他們的正前方國道。

      “車牌號沒錯,應該就是資料中所說的原料運輸車,跟上去?!?/section>

      收起望遠鏡,王彬點火啟動,舊捷達加速跟上大貨,跑出去大約有一公里,到了前不著村后不著店、沒有監控的路段,猛然超車并行。

      吳偉斌從另一邊車窗鉆出去,一跳抓住貨柜頂部邊緣,雙臂叫勁翻上去,幾個大步沖到車頭邊。

      他剛要跳下去強開車門,忽聽王彬大叫道:“小心,不對勁!”

      話音未落,車門驀地推開,伸出一條霰彈槍,轟然開火!



      欲知后事如何
      明天繼續鎖定“生死狙擊”公眾號

      小伙伴們如果想看之前的小說章節,福利君告訴你,只要點擊公眾號菜單下方的“生死小說”。


      更多精彩內容

      點擊領取屬于你的一份機密文件

      生死狙擊手游——尚未發布已獲大獎,放眼宇宙只此一家!



      點擊圖片參與活動,6s、mini等你來拿!


      生死狙擊?唯一官方公眾號

      長按,識別二維碼,加關注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