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hyn9o"></tbody>

    1. 當前位置:首頁> 手法分析 >小火箭 | 偵察機被打掉還在抵賴?直到對方亮出鐵證如山
    2. 講武堂
    3. 小火箭 | 偵察機被打掉還在抵賴?直到對方亮出鐵證如山
    4. 發布時間:2020-07-23 16:27:19

    5. 聲明:除《踢館》外,講武堂所刊登文章均為授權轉載,目的是提供多樣化看問題的視角,不代表堂主完全認同文章觀點


      小火箭出品


      本文3608字,24圖,預計閱讀時間:20分鐘。


      2017年12月4日,小火箭在騰訊新聞刊文 《驚險萬分!14枚薩姆-2導彈追擊1架U-2偵察機》,講述了上世紀60年代,蘇聯用14枚薩姆-2(S-75)地空導彈擊落美國U-2偵察機的事情。


      有好友詢問:偵察機被擊落后,飛行員是否生還?美蘇兩國在這次事件背后又有著怎樣的博弈?


      本文將依據最新解密的內容,努力還原事件的種種細節,力圖解開偵察機事件背后的種種謎團。


      這就是蘇聯擊落美國偵察機的S-75地空導彈(北約命名為薩姆-2導彈)。這是蘇聯第一代實用化的防空導彈武器系統。


      逃亡



      雖然鮑爾斯駕駛的U-2被擊落了,但是蘇聯軍方卻跟丟了。


      什么原因?


      答:蘇聯發射的薩姆-2導彈太多了。原本有2架米格-19戰斗機跟上了降低高度飛行的U-2偵察機的。其中一架隨時報告U-2偵察機坐標,另一架則跟得更緊,隨時準備奉命撞擊。


      但是,時值1960年的五一勞動節,蘇聯空軍地勤人員休假半天。按慣例,蘇聯軍隊在每個月的第一天要更換新的敵我識別編碼。蘇聯薩姆-2導彈發射營在1960年5月1日清晨就如期更換了敵我識別編碼。但是,這兩架米格-19戰斗機上依然使用的是當年4月份的編碼。


      于是,薩姆-2導彈把這兩架米格-19戰斗機判定為敵人,開始尾追。


      其中一架米格-19戰斗機緊急機動躲閃,返回基地。但是那架用于匯報U-2偵察機坐標的米格-19戰斗機被薩姆-2導彈近距離爆炸的火球籠住,戰斗機當場變得千瘡百孔,而飛行員則立即犧牲了。



      鮑爾斯跳傘成功后,把降落傘藏在小樹林的樹洞里,整理衣衫,跌跌撞撞地走在田野上,開始了逃亡之旅。


      半小時后,一位好心的蘇聯老農發現了他,扶著他走在路上。鮑爾斯此時手里緊緊地捏著一塊1美元的硬幣。


      這枚硬幣實際上內藏一根飽蘸劇毒的鋼針,一經刺入身體,十幾秒內就會立刻讓他斃命。


      但是,好心的老農一路上攙扶著鮑爾斯,使他遲遲下不了決心對自己下手。


      老農以為他是受傷的蘇聯英雄飛行員,對他關懷備至。但是,到了村子里,人們很快意識到:


      這小子一句俄語都不會說,實在奇怪!


      于是,鮑爾斯被趕到村子里的士兵逮捕了。


      上圖為蘇聯人搜集到的鮑爾斯駕駛的那架U-2偵察機的殘骸。


      博弈



      鮑爾斯被逮捕,U-2偵察機的殘骸被收集起來,陳列在莫斯科高爾基博物館供民眾參觀。


      此事是不是就算塵埃落定了呢?


      并不是!


      美蘇兩方情報部門的博弈這才算是正式擺到了臺面上。



      1960年5月4日,蘇聯向全世界發布消息:


      蘇聯軍方擊落了一架間諜飛機,有很多跡象可以證明這是一架屬于美國的飛機。并刻意不去透露任何有關飛行員的信息。


      同時,蘇聯情報部門故意把上圖那張飛行員貼身使用的求救信號彈的帶血的照片泄露出來。


      1960年5月5日,美國情報部門判斷,鮑爾斯要么當場被擊斃了,要么已經自殺身亡,于是建議美國方面抵賴。



      有趣的一幕出現了:


      1960年5月6日,也就是鮑爾斯被擊落5天后,美國情報部門沒有任何動靜。而相反,美國宇航局NASA則非常高調地向全世界公布了一起試驗事故:


      在1960年5月1日,一名NASA的飛行員在駕駛由U-2高空偵察機改裝而成的高空大氣測量科學用機在土耳其領空進行科學調查時,不幸遇到氧氣系統故障。飛行員失去知覺后,飛機在自動駕駛儀的作用下,繼續保持穩定飛行,誤入了蘇聯領空,被蘇聯軍方擊落。


      上圖為一架與被擊落的那架飛機屬于同一批次的U-2偵察機被臨時涂上NASA的涂裝來極為罕見地向公眾展示的場景。


      美國公眾如此近距離地看到這樣的飛機還是頭一次。



      美國向公眾大大方方地介紹了高空大氣測量飛機的性能參數和近期進行的大量科學試驗的成果。


      而NASA為了配合此事也著實發布了幾場匯報高空大氣科學考察結果的新聞發布會。


      上圖才是NASA真正的高空大氣測量機。



      U-2高空偵察機的設計方洛克希德公司的高層得到了美國軍方的授意,也立刻承認了U-2偵察機以及其民用版本的科學觀測機的供氧系統存在設計問題。


      已經決定召回所有U-2偵察機進行改進,并向美軍軍方和NASA發出了致歉函件。


      在大量工程師提出不同意見的情況下,硬生生把這個鍋背了下來。



      1960年5月7日,輿論開始一邊倒:


      蘇聯軍方擊落了NASA的一架科學測量飛機,并誣陷美國,硬說是一架偵察機。


      已經有人開始發布蘇聯有被害妄想的言論了。



      然而,反轉很快出現了。


      蘇聯搜集人員公布了更多證據。他們甚至把U-2偵察機的膠卷沖印了出來。里面幾乎都是蘇聯的重要軍事設施和洲際彈道導彈相關的工業設施。


      然后,美國方面不甘示弱,準備抵賴到底:


      蘇聯人找到的那些,不過是這架飛機改造之前遺留的軍用物品,沒有來得及拆下罷了。那部相機說明不了問題,沖印出來的照片不過是蘇聯人為了抹黑美國而自己拍攝的。



      1960年5月8日,蘇聯人拿出了殺手锏級別的證據,這一下,美國人傻眼了。


      蘇聯人從鮑爾斯身上,搜出了好幾沓盧布。顯然,這是為了應對意外情況出現而給飛行員預備的。


      而在土耳其上空飛行,用來進行高空大氣測量的NASA飛行員,是不需要隨身攜帶這么多蘇聯盧布的(共7500盧布)。


      然后,不等美國人反應過來,蘇聯又公布了更加重磅的消息:


      U-2偵察機的飛行員還活著,他名叫鮑爾斯,并且他已經供認了一切。


      于是,輿論開始轉向。很多國家的民眾都開始譴責美國的做法,而部分美國民眾則有些羞愧地承認這些做法并不光彩。


      美國軍方則有少數人開始責怪鮑爾斯沒有當場銷毀U-2偵察機的照相艙,甚至有人指責鮑爾斯沒有立即用那根鋼針結束自己的生命。


      尾聲





      1960年5月1日的那次偵察活動,是美國最后一次對蘇聯采取的U-2高空偵察機的拍攝任務。


      從此以后,U-2被認作是不適合在蘇聯領空執行任務的飛行器。


      洛克希德公司臨危受命,開始研制能夠在3萬米高空以3.3倍聲速飛行的SR-71高空高速偵察機。



      U-2的總設計師,飛行器設計大師凱利·約翰遜用自己的新作品SR-71有力地回擊了那些并非飛行器設計專業出身,卻身居行業雜志、媒體高位的所謂主編們對他的設計理念的所謂“專業的抨擊”。



      鮑爾斯在蘇聯被控間諜罪成立,判入獄3年,苦役7年。


      鮑爾斯在蘇聯法庭上的辯詞流傳至今:


      “法官大人,請將我看做是一個人,而不是一個敵人?!?/p>


      1962年2月10日,鮑爾斯服刑1年零9個月時,蘇聯情報部門決定用他來交換一位在美國紐約因間諜罪被捕的克格勃上校魯道夫·阿貝爾。



      美蘇雙方情報部門相約在連接西柏林和東德波茨坦的一座大橋上交換俘虜。


      而此時,柏林墻已經在開始修建了。



      回到美國的鮑爾斯,被美國中情局、美國空軍和洛克希德公司輪番質詢。


      不堪其擾的鮑爾斯托人制作了兩個U-2偵察機的模型,用于在接收質詢的時候展示飛機墜毀時的樣子。上圖為其中的一個模型。


      1962年3月6日,參議院聽證會裁決:鮑爾斯忠于職守,完成了一個人應當完成的一切,不應當再受到任何指控。



      但是,沒有了飛行員工作的鮑爾斯仍然面臨著社會偏見和沒有收入這兩大難題。


      洛克希德的首席設計師凱利·約翰遜得知情況后,開始出手相助。


      他力排眾議,并以自己的前途做擔保,讓鮑爾斯到洛克希德公司工作,并且給予的崗位是令所有飛行員羨慕的特級試飛員。


      從1963年到1970年,鮑爾斯在洛克希德公司貢獻了他的寶貴年華,充分展示了他的飛行技術。上圖為凱利·約翰遜與鮑爾斯在一架U-2偵察機前面共同討論試飛計劃的場景。



      1963年,所有U-2偵察機項目的飛行員均獲得了“情報獎章”,除了曾經被俘的鮑爾斯。


      但是,在1965年,美國中情局還是給鮑爾斯補上了這個獎章。


      1977年8月1日,鮑爾斯駕駛貝爾206直升機協助滅火的時候,因燃油表故障,直升機耗盡燃油,而不得不迫降。


      在迫降過程中,鮑爾斯發現預定迫降地點有玩耍的孩童,毅然決定放棄自旋飄降,墜毀身亡,享年47歲。



      1991年,蘇聯解體。隨后,大量處于極端保密狀態的內部報告輾轉被美國情報部門獲得。


      人們這才知道,當年鮑爾斯只身一人與3個導彈發射營和2個空軍師搏斗的經歷,知道了蘇聯地空導彈部隊在短時間內連續發射了14枚薩姆-2導彈的事情經過,得知了在1年零9個月的時間里,鮑爾斯頑強又堅韌地挺過了一切審訊,從未透露任何與工作相關的涉密細節的壯舉。


      2000年,在鮑爾斯被14枚薩姆-2導彈追擊過后整整40年,美國情報局向全世界解密了鮑爾斯的事情。這讓當年誤解過他的民眾羞愧難當。


      上圖為圖-95轟炸機。該機最早被西方所知就是由于當年的U-2偵察機冒險進入蘇聯拍攝的任務。



      鮑爾斯的家人代替已經去世23年的鮑爾斯領取了象征美軍飛行員最高榮譽的飛行優異十字勛章,領取了象征光輝軍旅生涯的國防部服役獎章,同時還領取了一塊戰俘勛章。


      時任美國中情局局長特尼特追授鮑爾斯“局長獎章”,以表彰鮑爾斯的勇敢和忠誠,同時也表達了當年的美國情報部門帶著懷疑的態度質詢鮑爾斯的愧疚。



      當年的拜科努爾發射中心也不再僅僅是洲際彈道導彈的發射場了。聯盟火箭在這里拔地而起。


      這款火箭就是由當年的R-7洲際彈道導彈改進而來,將俄羅斯、歐空局乃至美國宇航局的大量宇航員送上了國際空間站。



      在這里,小火箭祈求世界和平,愿人類永遠遠離紛爭!

      版權聲明:


      本文已由邢強博士獨家授權小火箭在騰訊刊發,歡迎朋友圈轉發。


      微信號:小火箭


      歡迎加入小火箭,進入航空航天大家庭!




      歡迎搜索ID:qqmiljwt
      或長按以下二維碼關注
      騰訊軍事講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