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hyn9o"></tbody>

    1. 莆田攝影技術交流社

      別拿《弟子規》《三字經》為國學招魂

      樓主:三生教育 時間:2021-07-05 15:28:16

       曾經有人問我,古代文論研究有什么用、有什么出路?我說,沒什么用,沒什么出路,也不要什么出路?!妒酚洝贰都t樓夢》研究有什么出路。我們需要找的不是出路,而是進去的路。那是一個逝去的故土,是我們可以續接給養生命的故鄉。西哲有云說,一個不知出生之前的事的人永遠只是沒有發蒙的小孩。同樣,一個沒有故園的人,如果有靈魂的話,也如斷線的風箏,不知所起,不知何歸。然而這種文化態度,新文化運動以來可謂熹微罕見。學院派更多是振振有詞的應用思維,江湖派則充滿神神叨叨的秘笈思維。毫不具備稽古之力的作家們卻能無畏地去尋根,結果把傳統抽象成一堆陰森古怪的意象人物,并就地文化弒父。毫無右文之心卻把傳統當信仰甚至當宗教的復古之徒,則用表態和熱情代替原原本本地學習,或憲政,或神道,結果那一脈心香幾乎化作文化戀尸癖。於時保之、於時守之的文化保守,兼具著知識傳承與情感寄意,豈是沒有內容的流連涵詠、沒有理解的同情敬意可比?豈是唯物史觀的古為今用者、借尸還魂的空疏復古者可比?

        國學自有自己的種屬,傳統文化自有自己的源流。不幸的是,從大學講堂到茶肆會所,甚囂塵上的反倒是妄人們主持的國學招魂。各種古籍以解密、啟示、智慧等名義紛紛出版各種讀物,以及各種讀經活動、國學夏令營、國學總裁班,各種講座、論壇,以致打坐養生、扶乩問卜。其中大多把一些基本蒙學當國學,把國學當道德妙藥,把中醫神秘化,把儒學宗教化,從氣功熱到各種中醫養生熱再到儒家憲政,個中多半是明白的精明商人或真誠的愚妄信徒。這邊大學要求入學交《弟子規》讀書筆記,那邊操場一群小朋友穿著漢服頭頂著插根一次性筷子的一次性紙杯齊聲誦讀《三字經》。盛哉,國學!

         而熱鬧的前臺是一顆顆耀眼的大師。什么李一、文懷沙,穿一身道袍或蓄一把銀髯,就裝神弄鬼,妄自高標。上海的“大師”把“致仕”自然地理解為“入仕”,臺北的“大師”把“季氏旅于泰山”果斷地當成去泰山旅游。有個“中國國學院大學”這樣的機構,更是自詡自己是中華傳統文化產業大軍的黃埔軍校,中國國學大師、文化學者的搖籃,在自己網站上也公然地宣布姜昆、胡曉晴、斯琴高娃為國學院大學國學博導。像這樣的機構不知凡幾。在一些三線城市,卻可以看到高懸的“中華易學研究會”的彩福,在一些村鎮路口可以看到“孔子研究中心”,等等其亂象也絕不止于民間。香港一家影響極大的電視傳媒不顧節操地為某市冠以中華開頭的研究會錄制專題節目,竟然號稱研究《周易》的連“經”“傳”都不分。在這個教育產業化的今天,有些全國排前十位的大學也公然在商言商地為一些國學總裁班授學位。諸如此類,簡直不勝枚舉,以致有人高喊:“國學啊國學,多少行商假汝坐賈!”

        這種亂象在高校中同樣突出,其荒唐程度并不亞于民間。舉一個例子。本世紀初的前后幾年,華中科技大學有位機械制造專業的副教授,大名熊良山,長期在該校講解《道德經》。然而,其自編教材《道德經淺釋》被王煜先生批揭為“百孔千瘡”的《魔鬼詞典》。書中的錯誤無處不有,可謂“滿紙荒唐言”。聊舉幾例:如,“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翻譯成“道,可以叫道,也可以不叫道??梢越小馈@個名,也可不叫這個名”;“大方無隅”的“大方”解釋為“不吝嗇”、“慷慨”;“牝牡”的解釋則剛好反過來,“牝”為公、“牡”為母;“如享太牢”解釋為“像坐大牢”;“其政悶悶,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掌權的人悶悶不樂,人民喝得酩酊大醉。當政的不斷檢查人民始終不斷缺席”;“為天下谷”解釋為“天下的稻谷”;“復歸于嬰兒”解釋為“歸根結底是傳宗接代”,等等,舉不枚舉。然而這么低劣荒唐的人文課堂,卻一度聲價極高。2004年5月10日一個極有影響力的報紙以《<道德經>引進華中科大》為題分三節盛贊其人其事。幾天后,一個更有影響力的報紙不甘人后,于5月13日刊出《人文之光照耀科學搖籃》。

        “熊良山事件”曝光后,整體問題并沒有改變。一些低于批判的武器的講座更加盛行高校講壇課堂。有高校的領導自己崇拜于丹,竟公然在大會宣稱現在請于丹要經過外交部批準的莫名其妙的論調。庸俗的成功學加上成功的商業運作,像于丹這樣對“民無信不立”“言寡尤,行寡悔”都解釋錯誤的電影學博士,成為高校人文教育的榜樣,實在令人擔憂。有些學校隨便就請一些只有虛名的江湖派進神圣的大學講堂,一進來就大談“道可道,非常道”應該斷成“道,可道非常道”,“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其實是“唯汝子與小人難養也”,卻也能博得陣陣愚蠢的掌聲。一些高校選修課開設門檻低,只要老師申報有學生選修,就能開成,于是一些毫無古典修養,文言還是當年高考水平的非文史科老師憑著對傳統文化的愛,就大膽地將幾本蒙學當國學,找些勵志的故事就大講《三字經》、《弟子規》。

        其實大學不跟著庸俗淺薄、裝神弄鬼、貪財好物,保持好自己的身段,守護好學院派應有的節操,那么其話語權自然就有力量,風行草上,民間社會的亂象自然難以滋蔓穢雜。為此,政策層面上,應該對大學的傳統文化課有要求,操作層面上,高校應該對傳統文化課有準入標準。在實施過程中,必須杜絕商業滲透,必須專業師資主持。而這又需正本清源,糾正一些謬論:第一,傳統文化不是萬能的,既不能幫助治療生理疾病,也不能專治社會風尚;第二,傳統文化與狹隘的民族主義教育無關,更與作為民粹分子的狂熱信仰無涉。同時,樹立一種態度:第一,傳統文化是知識體系,是思考資源,是情感培育的土壤,是歷史教育的武庫;第二,傳統文化研習目標是形成一個現代人的歷史感、古典情懷、文化判斷力、理性意識和憂患精神。

      請大家關注微信公眾號:“三生教育”

      或者掃一掃二維碼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